岳阳网>天下>历史

抗战蒋介石为何执意守守不住的南京:期待苏联出兵
作者:    来源:国家人文历史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08日    责任编辑:美崽

  陈诚,字辞修,浙江青田人,保定军校第八期炮兵科毕业,从黄埔军校特别官佐到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后的“行政院长”“副总统”和“副总裁”,他的一生跌宕起伏,与中国国民党和国民革命军的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陈诚有写日记的习惯,日记时间起自1931年2月,止于1964年1月生病搁笔,前后持续34年。可惜因为种种原因,比如1936年日记毁于西安事变,造成年份残缺不全,目前保存下来的仅有二十余年。虽然缺佚很多,但日记内容相当丰富,包括日常记事及个人思考、反省、自勉、与友人对话、备忘事项等等。2015年7月,台北“国史馆”“中央研究院”近代史研究所为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、陈诚去世50周年,合作出版了《陈诚先生日记》。

  1937年7月,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鄱阳湖畔,军政部常务次长陈诚放下庐山训练团工作,建议蒋介石:“卢沟桥战事,以职愚见,我军应即毅然采取攻势,解决其一部或大部。敌如出兵扰我长江,则我国应即整个发动,先肃清其各地租界,及海陆驻屯军。总之,今日我国只有以决战之准备,与牺牲之决心,方可挫敌之凶焰。不然,敌人得寸进尺,终无止境,且恐长此以往,民心发生变化,更将无法维持也。”

  1938年,陈诚(中戎服敬礼者)赴湖北汉口的中山公园主持抗战一周年的纪念活动。

  淞沪会战打响后,蒋介石交代陈诚三个任务:“即拟整个战斗序列;调整华北部队之部署;至上海一行,计划解决日租界之敌。”8月17日晚上,陈诚与熊式辉连夜乘汽车赶赴前方。翌日“早六时,抵苏州,即转南翔;九时许,抵南翔,与文白(张治中)商扫荡上海之计划。晚十时,由南翔经嘉定、常熟、无锡,回京复命”。熊式辉“极言将领及部队之不能战”。陈诚则说:“沪上官兵之不能战诚然!但此时非能战不能战,问题是在当战不当战。若不战而亡,孰若战而图存?”蒋介石当即表示:“打!打!一定打!”

  日军强行登陆狮子林、川沙口、吴淞口。陈诚就任第15集团军总司令,先后指挥第18、第54、第74、第1军等部阻击敌人上陆。9月2日,陈诚电话蒋介石:“淞沪在战略上对我极为不利,但在政略上绝不能放弃。欲达持久战之目的,只有取积极之手段以攻为守,与抱牺牲之精神,断然攻击。”面对日军优势炮火,陈诚冷静思考,清醒地认识到“此次抗战是持久战,在得最后胜利,非争一时一地之得失,小胜不足喜,小败不足忧。须有百折不挠之精神,做屡败屡战之准备”。

  宝山县城紧靠长江入海口,激战数日,第98师只剩下战斗兵500余人。陈诚立场坚定:“如放弃,不但敌可达侧击我围攻上海部队,而使我不能立脚,以达其打通上海之目的,且我十八军全部无法撤退。无论如何,应本有我无敌之训条,坚持到最后一分钟而止。”部队伤亡惨重,且无后续预备,陈诚日记不免抱怨:“此次组织之不健全,系统之不清楚,各级因人设位,而应负责者仅挂名而已,而实际负责者则无名义。”应负责者是指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,因为历史关系并不能得心应手指挥中央军。实际负责者是指自己,明明独当一面,指挥部队远远超过一个集团军,却无与之相适应的名义。蒋介石渐渐意识到了这一问题,9月21日任命陈诚为第三战区左翼总司令兼第15集团军总司令,在符合淞沪战场实际态势的同时,又同步解决了“名义”之争。

  陈诚、蒋介石、宋美龄(从左到右)共同出席台北阳明山官邸举行的招待宴会

  淞沪战事持久不下,日军再度增兵三个师团到达上海。顾祝同提出左翼军和中央作战军均归陈诚指挥,陈诚担心“侵犯权限”遭人嫉妒,转念一想“不能负责、不肯负责,则又将如何”,决定“先占领大场至陈家行之线守势待机”。但蒋介石下令广西军队从蕴藻浜主动出击,究其原因,陈诚日记明白写着:“(10月17日)下午三时,谒委座,谈:一、如何使上海战事维持至明春(因罗斯福有问及此)⋯⋯”此外,白崇禧“要争桂军面子”,亦主张实行中央突破,从南翔、真如间压迫日军。21日晚上,八桂子弟全凭血肉之躯猛烈冲锋,虽然极其勇敢,终究无法突破敌人坚固阵地,仅旅、团长伤亡就达14人之多。

  上海陷落,陈诚不主张再守南京,据其12月12日日记,蒋介石曾经同意不守,“而唐生智判断敌情错误(以为日军不攻南京)及不知我军力量,而求出风头,而复决定守城,致有此惨败”。综合事实,并非如此,蒋介石当时对苏联出兵极为期待,执意要守南京,才有失意军人唐生智的坚决“跟进”。由此可见,所谓“功过并录,不能蔓饰”往往是记主不易做到的难题,后人从日记角度研究历史不能不有所考证。


相关阅读